【S!Nsora】猫

*勿带三,半友情向,日常向,OOC向[雾
—————————————————
soraru第一次去S!N家时,笔丸——那只灰白色的猫——十分自然的无视了soraru,跳上S!N的膝盖安稳的合上了眼睛。soraru正惊讶于猫咪的弹跳力,却听到S!N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沉默的空气因为笔丸宣誓主权一样的行为塞满了两人的口鼻。soraru在窒息而死之前打好腹稿正准备开口时,S!N问起他喜不喜欢村上春树。

“还行吧,拜读过他的《奇鸟行状录》。”

得来一个“是这样吗”然后再次回归到了无言的局面。

soraru的视线在茶几上转了几圈,最后定格在睡的舒舒服服的笔丸身上。S!N见他盯着笔丸,便将手放到它身上,以soraru难得一见的温柔的神色抚摸了两下:“村上春树深信在猫安心睡觉的时候,不会发生特别恶劣的事情。”soraru想接着话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接,而S!N反反复复的念“在猫安心睡觉的时候不会发生特别恶劣的事情”,像念咒语一样祈祷着。

笔丸被吵醒了,它温柔的舔了一下还放在它身上的手,跳了下来,爬上猫爬架的顶端晃晃悠悠的躺好。两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随着笔丸直到看不见它。

上帝啊。

我居然把tenga放在猫爬架的边上。

S!N闭上眼睛,放弃了思考。

soraru想到上次生日有人送他的一个tenga,不会是这家伙吧。

尴尬症都犯了。S!N能感觉那样的分子浮躁的藏在空气里,就差立刻能合成一根绳子把他勒断气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S!N在心里呐喊,自己都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把soraru请回家。现在怎么办?总不能两个人凑在一起打游戏吧……当然以他们现在关系他想和soraru滚上床也不太可能。

主要是他不过是随口一说,完全没有想到soraru会答应他。

“闲着也是闲着…一起来玩Will吗?”

soraru默了默,“好。”

玩着游戏,两个人都稍微放松了一点。S!N随口就说:“我觉得soraru桑很像猫咪。”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哈?你才像猫咪吧,整天都在那里骚姿弄首的。”soraru按着手柄,目不斜视的看着画面这么回答道。

“我是说性格啦,比如soraru桑和猫咪都息怒无常什么的。”见到soraru并没有排斥他,S!N开始变得放肆。

“你的意思是mafu喜欢我有可能是因为他是猫派吗?”soraru皱了皱眉。

S!N想象了一下,哈,一只没有猫毛的猫咪,名为soraru。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soraru忽然出声,“你肯定在想我就是一只没有毛的猫。”

天哪,他怎么……

“你把你想的都写在脸上了,”soraru瞥了他一眼,“况且你不也是一只猫。”

他接着说:“这倒是新鲜,不过如果我们都是猫的话我能看懂你的心思也不奇怪不是吗。”

“我可看不懂你在想什么。”

soraru咳嗽了两下“那不是重点。”

S!N看了他一眼,没有作答。

“差不多是晚饭时间了,出去吃吧,我请客。”soraru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站起身来就往玄关走去。

【随随便便的END】
















其实只是想写S!N重复着说那句话而已。
















因为那句话我才买了村上春树•猫的。




想了想还是把tag补上了。

2016-01-11soraS!N
热度-16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