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幻的眼睛只需要一个,在无数个世界中同时睁开,用来挑选出宴会的场所。

然后寻找到故事的主角,如果没有也无需担心,切割他人的肢体就能制造出崭新的佛兰肯斯坦。

割去污秽的部分,拼接上可爱的元素。

宴会要开始了,快点,再快点。

切开那个可爱的人,暴露出它的内脏,你看这柔软的心肺也是一样的完美。

配菜还没有准备好,来不及了。

如果无法准备另一个稍有瑕疵的配角,那就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倾倒在主菜的身旁吧,混杂着血液是百搭的番茄酱。

那么多眼睛蜂拥而至,准备多时的宴会却不一定能被他们爱上。

你怎么了,孩子,你就是我的心血。
你怎么了,孩子,这是你生来的宿命。
你怎么了,孩子,来,剖开你的心脏,让大伙好好看看。

2017-11-15随笔
热度-2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