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之国[黑晶磷]】过去的故事

过去的事。


不鱼块的现pa,讲了一点现pa过去的事情……改动了一些东西()大家清楚就好(


黑水晶x法斯的群 → 494416354


来玩呀来玩呀来玩呀


————


“嗯,检查完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样子,但是最近冬天快来了,多注意他一点,不要让他又自作主张地停药,我这边也会很困扰的。”露琪尔靠在门框上点了根烟,棕灰色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病人向恋人跑去然后抱在一起。


“好的,我会监督他的。露琪尔真是麻烦你了。”黑水晶摸了一下法斯青蓝色的脑袋,帮他把烟灰格子的围巾整理好。


“......我说你啊,别太宠着他了。法斯最近越来越任性了,连自己停药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露琪尔看这两个人看得眼睛疼,他吐出一口白雾,也不知道是冬日的水雾还是普通的烟。


“因为我感觉完全没问题了嘛!”法斯在黑水晶说话之前抢答道。


“发现问题就晚了你这个笨蛋!”黑水晶用力掐了一下法斯的胳膊,无视他发出的惨叫,“快跟露琪尔说谢谢,我们回去了。”


-


法斯一路上自言自语:“不过真的好冷啊,为什么会那么冷呢?会不会是因为冬天太懒了,提前来了趴着?诶,说起来好久没有跟钻石他们出去玩了,要不要一起去爬山呢——”


黑水晶下意识语气激动地接了一句:“不要去爬山!”


“诶…?为什么突然……”法斯与他头发同色的眼睛装满了疑惑。


“因为那个……你看,冬天的话道路什么的会比较滑…而且穿着厚的衣服也不方便………啊对了,你要不要吃鲷鱼烧?”黑水晶转移话题的能力显然不怎么样,在这种小事上却足以应付法斯。


“要吃!!”


-


“……就是这样,似乎是自己强制遗忘了那次的事情。但是幻觉还在持续加重的样子。”露琪尔担忧地看了一眼神游天外的法斯,转过头对着黑水晶说,“ 我认为是PTSD。”


黑水晶像个做错了的孩子一样低低地应了一声:“我不该随着法斯拉上安特库一起去的。”


“不是你的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露琪尔瞥了一眼病例,“这个状态已经四周以上了啊……总之先吃药吧,每周过来复查。现在这个状态我也谈不上好或者不好,毕竟没有自主删除记忆的先例…虽然他总是要接受现实的,但是我还是建议先不要提那回事儿。……不过他要是想起了什么随时跟我说。”


“好的,谢谢你露琪尔……法斯之前虽然有点集中不了注意力工作,看上去都挺正常的。要不是他突然对我说'你看安特库在那里'这样的话……我可能根本发现不了,当时真的……”


“没事,”露琪尔点了点头,“你现在尽量陪在他边上监督他吃药,别让他干出什么傻事儿。”


“好,”黑水晶穿上外衣,对着法斯招呼到,“法斯,我们回去了。”


“嗯。”法斯乖乖地牵住黑水晶的手。


-


法斯做了个梦。


像一直被什么困扰着一样,一直无法入眠。


做了个梦,梦见了什么,却也不是什么能让人宽慰的事情。


安特库,是法斯工作时的前辈和平时的同伴,  给予过他众多的帮助。一身雪白的他不仅是个优秀的人,亦是法斯憧憬的对象,他想成为的那样的人。


他像第三者那样看到自己突发奇想要去爬山,而黑水晶忙着加班,就拜托了安特库与他同行,于是他和安特库就这么出发了。


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行,看不清。眼前犹如老电视的雪花屏一样模糊不清,白色的安特库和雪融在了一起。


然后。


一滴,两滴。


再下一幕是暧昧的红色,又被遮住了。


白色的东西很容易被染上其他颜色,但是只要足够的数量,无论如何鲜艳明亮亦或者深沉黑暗的色彩都能轻易地掩在下面。


他不喜欢冬天,他也不喜欢能把一切都覆盖起来的雪。


他再也不喜欢那些东西了。


它们在说,这是你的错。


他没有丝毫反驳的余地,一退再退,直到靠上不知哪儿来的一堵墙。


它们说,这是你的错。


他用了力,也握不紧颤抖的拳。


它们逼近了,说,这是你的错。


他从来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他顺着墙滑下去,缩了起来。


它们说,这是你的错。


他不语。


它们说,这是你的错。


他说:


“这是我的错。”


它们消失了,剩下的三堵墙重重地落了下来。


-


“......斯!法斯!法斯法菲莱特!”


一睁眼就是黑水晶狰狞的脸,法斯有点想笑。他挣扎着在沙发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每次呼吸就像最后一口气那样艰难。


“......黑水晶。”法斯感到头晕,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叫了黑水晶的名字。


黑水晶反而沉默了。


有股细细麻麻的酸痒从左臂传来,法斯下意识往左边看,却被大片的鲜红闯入了视线。


黑水晶抱起他,说:“去医院吧。”


法斯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向着开着的窗户望去。


晴天的夕阳,有着温暖而浓稠的色彩。


面颊上沾着凝结的血,安特库纯白的头发顺着风的方向,和透明的纱帘节拍一致地,柔和地飘动。


他就像第一次见面那般看着他。


傍晚的风爱怜地抚过他,然后狠狠地推了一把——


他跌了下去。


“不!——”


法斯的心似乎也跟着摔了下去,他攥紧了手,想抓住什么,手掌中却空空如也。


他突然感觉到一片嗡鸣声在耳边响起,眼前的一切开始失真般旋转起来。


-


“.......”法斯抬起左手,上面层层叠叠地缠着绷带。


他不喜欢纯白。


黑水晶在一边看伤药的说明书,一如既往地皱着眉,也许幅度更大了,但是至今为止的看到的画面都模模糊糊的,连这一点变化都看不清。


“黑水晶,”他慢吞吞地唤到,“我想起来了。”


黑水晶猛的抬起头,他那双浅色的眼睛死死盯着移开视线的法斯。


“似乎是想起来了......可是我就像在看别人的故事一样...打个比方,初中时的我写的东西一样,什么都交代不清.......”法斯沉吟了一会儿,才有勇气继续说一样,“明明是观察的那一方,却从头到尾都 明白是自己的错。”


黑水晶没有接过他的话,他说,先吃点药吧。


法斯说,那你明天要带我去安特库的墓,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重新思考一下。


黑水晶应下了。


-


那是只是一枝普通的白花,法斯却莫名觉得应该和安特库很合得来。


漆黑的名字镌刻在石碑上,可一点不与印象中的他都不合得来。


法斯抬起头,看向色彩浅淡的天空:“冬天快要过去了呢。”


“是呢。”黑水晶答到。


法斯看到一直停留在他身边的安特库对他笑了一下。


那是一个多么冷淡而细微的笑容。


法斯没有哭,在那时没有哭,梦中被自己逼着说是他的错时也没有哭,可他在这个时候突然泪流满面。


泣不成声,簌簌发抖。


黑水晶把他拉过来,靠在自己肩上:“冬天是快要过去了。”


“嗯。”


【END】


下集回归鱼块日常!!!


评论-1 热度-33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