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之国】无名

背景设定:在法斯从月球回来以后,月人和老师都不见了。

我瞎写的(x)回过神来沉重的东西已经出现了……感觉超OOC还烂尾……


分一割————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久到那个我行我素的摩尔迦和喜欢蹙着眉的高修还在,久到他仍是那个无力战斗的纯粹的3.5。

也是这样的一块茂密的草地,醒来的时候不知不觉脸上全是合金的眼泪。

……那个会为他拭去眼泪的老师也在的时候。

本不应该想起来的,那样微小的日常早就应该遗失在双腿双手和头颅的某处,丢掉了才对。

可它就是以梦的形式慢慢地潜了进来,在闲暇时开始重新回忆起来。每一次,每一次想起那时的自己都会让人羡慕到嫉妒得泪流满面。

-

他和月人王子达成协议后回到了地球,老师却消失了,和月人一起。

整整十年,没有月人再来进攻,搜寻了整片陆地却连老师的碎片都找不到。

辰砂在海边找到了一台机器,似乎是月人留下的,与法斯在月球上见过的一模一样,却小了很多。

那台也许能孕育出“人类”的机械。

在那之后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愿意去细数那些日子了,因为那已经不重要了。时间对于永恒的种族来说已经无足轻重。

-

“你为什么又在流泪。”

是辰砂。

他还是跟他第一次见到的一样,大约是与普通的宝石隔离开了太久,如今反而是唯一没有变化的人。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仅此而已。”法斯擦了一下脸,合金重新融进手上,对辰砂普通地笑了一下。

辰砂依然只在黄昏出现,法斯劝过他不必如此了,可在辰砂说自己习惯了这样的作息时间后也就不再提起这件事了。大约是“习惯”太过难以改变,如今哪怕不再需要冬天的值守,黑水晶至今还有夏眠的习惯。

“法斯,”辰砂难得地叫了他的名字,“那台月人留下的机器……”

“那台机器怎么了?”法斯内心隐约有了点猜测,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站起来拍了拍沾上的草屑。

“孕育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看吧。”辰砂扭过头,法斯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丢下这句话,踏上自己来的那条枯萎的路。

-

他亦步亦行地跟在辰砂的身后,高跟鞋并不适合在草地上行走,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已经不需要再继续战斗了。

在所有人都接受现实后,钻石选择在露琪尔那边帮助拼接一些不小心把自己弄坏的同伴;波尔茨则消失不见了,也许在大陆的某个地方,黑水晶提到在最北边的沙滩上见过他;翡翠则固守在大厅,认为老师一定会回来;尤库蕾斯在图书馆开始查找资料,试图编辑一本最接近事实的史记,说这是他一直想要试试看的事。蕾特蓓丽露依然给冬眠的大家打扮得像个蛋糕……

说到冬眠…真是很久没有的事了,虽然最近越来越嗜睡,一到冬天却清醒得不得了。是因为安特库的关系吗?不算上自己沉睡的一百零二年的话,自从他离开后确实没有冬眠过……

一闭上眼睛,面前全是从那时的缝隙中看到的,白色结晶破碎的模样。

而且那个又开始了,那个时不时的就能看到的幻觉……

“要是辰砂能和我们一起冬眠就好了啊——虽然听露琪尔的吩咐劝了你那么多年,却一次都没有成功,好不甘心…!”心里思考着别的,法斯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前面的辰砂停下了脚步:“你不和黑水晶巡逻了吗?”

法斯愣了一下,说道:“黑水晶已经是个砍流冰的高手了,我现在都比不过他。一个冬天缺我也没什么,毕竟月人都不来了…”说罢自己也觉得有点废话,本来就不是他陪黑水晶巡逻,而是睡不着的他硬要跟着黑水晶说些无聊的话。

“……”辰砂接着往机器那边走去,“…果然还是不要。”

法斯下意识往前一步抓住了辰砂的肩膀:“如果是毒液的原因话,我的合金碰到了没有关系的!海滨之源这种材质要多少有多少!”

“不要把自己的手当消耗品!你是笨蛋吗!快放开我!”辰砂显然不习惯别人触碰他,皱着眉凶法斯。

“不要!辰砂不答应的话我就不放手!”法斯突然有些高兴,他好像找回了当他还是最年幼的宝石时的感觉,就是这样任性妄为,这就是他,法斯法菲莱特啊。

辰砂兀自在那里火大,生着闷气说:“那你就在那儿拉着吧!”说完又快速地走了起来。

法斯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拉着辰砂的衣服快步跟上。

-

“我说的就是那个了。”辰砂指了指已经停止运行的机器的边上。那里有一张毯子,上面有一个小小的肉球正在发出响亮的哭声。

法斯突然间有点理解了老师在从月球回来的自己面前会跪下的原因。

那是一种不可置信的…感动吗,不,还有更多的什么,几乎会让人失去身体控制权的感情混杂在表面那层肤浅的感动里。

对寒冷与炎热不敏感,并不代表无法感受到温度的变化。温暖,这个从深远的记忆中遗留下来的词汇,仅仅大概理解它的意思,却知道这是最合适不过的。

“明明如此拥有如此温暖的身体,灵魂却那么的......”

“污浊。”辰砂几乎是满不在意地说出了这句话。

“......是,”法斯轻柔地把那个人类抱了起来,低声道,“王,我们根本没有在往好的方向改变也说不定呢......”

-

“法斯,你又伤到自己了吗?.....那是什么,新的同伴吗?直接触碰的话会碎掉的......法斯?”法斯刚刚走进治疗的地方就被钻石一连串地轰炸,只能无奈地用手势让钻石先停下。

“法斯法菲莱特,终于有一次来这里不是因为身体破破烂烂得几乎没法动了吗......‘那个’很吵的东西,解释一下。”露琪尔也被钻石一连串的话语吸引过来,自然也看到了法斯手上的那个。

“还记得那个机器吗,辰砂找到的。”法斯小心翼翼地把人类放在被水母照亮的,铺着白布的桌子上,“...这是人类,当时跟你们说过的故事。”

露琪尔咬了一下大拇指:“人类啊,动物对吧。跟那个蛞蝓一样会死的生物。”

“普通的生物都是会死的啦,露琪尔你到底有什么误解......”法斯拿这个庸医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怎么办呢,从刚刚开始那个人类就一直在哭哦......没有问题吗?”钻石担心地看了一眼。

“笨蛋就是笨蛋,换了脑袋也不会变。”辰砂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他抬手丢给法斯一本册子。

法斯手忙脚乱地接住以后才发现是矿油做的纸张:“这......”

“那台不再运作的机器边上发现的,收好。我走了。”辰砂说完,便像来的时候那样头也不回地走了,就跟没看到边上的露琪尔和钻石一样。

“辰砂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的冷淡呢...哈哈。”钻石尴尬地笑了一下。

眼看着册子被露琪尔抢走,法斯就地坐下叹了口气:“我在给他添麻烦这点也一直没有变。”他异色的双瞳反射着水母暗淡的光芒,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钻石盯着法斯:“总觉得,换了脑袋的法斯越来越没办法看清了。”

“诶?!”

“......就像渐行渐远的两个人,站住的一方总会看不清离开的人的轮廓的吧?我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哦,明明法斯就在我的身边,我却觉得法斯好模糊......看来是我没有办法当个好哥哥呢,完全照顾不到比我小的宝石们,法斯也好,波尔茨也好...如果是以前的法斯还稍微能保护你一下,现在完全被落下了呢。”

“...对不起...”

“法斯不用道歉哦,”钻石笑着摇了摇头,“法斯变得强大了我也是很高兴的,只是有时候,会觉得法斯看起来太痛苦了,会稍稍有一点不安。”

“法斯,获得了那么强大的力量,你会觉得开心吗?”

“...怎么可能会开心呢,”法斯抱住膝盖,把下巴埋下去,“失去安特库换来的有力的双手,以郭斯特的消失得来的知性的来自青金石的头脑,怎么看都是十足痛苦的事情吧。”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头了。”

“用失去得来的力量去战斗,是为了更好的守护啊。”

“辰砂,钻石你,露琪尔,还有帮助过我的大家......都是我想要守护的对象......”法斯闭上眼睛,尽量克制自己不去看边上出现的安特库的幻觉。

“你们说什么傻话呢?”露琪尔一如既往地神出鬼没...不对!她一开始就在这里,怎么会突然把她给忘记了!

“庸医你存在感太低了——痛痛痛快松手!”

露琪尔松开手:“一如既往的不听取教训呢,不愧是法斯。”

“那本辰砂带来的书,是讲的如何养育人类。虽然不知道月人怎么知道的,但是关于人类的事情我建议最好还是把大家召集起来说明一下。”

-

“是不死的从容吗?”

恍惚间法斯想起王的弟弟说的这句话。

确实是只有目睹过同伴的死亡才会理解“死亡”这么一回事,哪怕被切成碎块只要能拼回去就可以当做无事发生的宝石们是无法理解普通的生物对于死亡的恐惧的。

“死亡就是不存在了,哪里都没有。”

对于宝石来说恐惧是种完全陌生的情绪,尤其是对于死亡的恐惧,因此才会直面月人带来的危险,无畏地战斗。

-

“我想睡了......”苍老的人类这么说到。

已经78年过去了,人类从当年的肉球变成了与他们一样的形态,直到某天他再也追不上跑得最慢的宝石,头发悄悄地失去了颜色。

法斯“嗯”了一声:“那就睡吧。”

这个由宝石抚养长大的人类迟钝得不得了,简直到了让人发笑的地步,可他在垂垂老矣之时却显得那么睿智。

法斯总觉得只过了一瞬间,人类就从新生走向了死亡。

“我知道我和你们不一样,是在十岁的时候。我确实愚钝得很,如果我像你一样聪明或者露琪尔一样敏锐,应该会更早地发现吧。当时我受伤了,伤口很痛,还有红色的血在滴出。一向无所不能的露琪尔却手足无措呢。”白发苍苍的人类笑了起来,他一点一点讲着他记得的事情,直到他呼吸越来越微弱。

“睡吧。”法斯捂住他的眼睛,平静地说道。

-

“人类死了?”露琪尔看了一眼法斯背回来的尸体,“真是短命的种族呢。”

“正因如此他才会珍惜'时间'这种有限的东西,才会有幸福感吧。”法斯笑了。

“说不过你,你最近真是油嘴滑舌的,要不要切了重新装一下?”

【END】

2017-10-29宝石之国
评论-3 热度-65

评论(3)

热度(65)